回归经验的早期阅读教学
信息来源:投稿点一点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16 22:08:10

回归经验的早期阅读教学  

邹梦雨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南京  210097  

  继英国13世纪实验自然科学的旗手罗吉尔·培根第一次提出的“经验”概念之后,美国著名的进步教育家杜威进一步发展了有关“经验”的学说,他提出了经验的两个标准:经验的连续性原则和经验的交互性作用,杜威关于经验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为早期阅读提供了有效的教学基础和依据,在早期阅读过程中抓住幼儿已有生活经验和知识经验的同时促进经验的成长和发展,从经验出发,依循经验成长的轨迹是早期阅读发展的一条可循之道。  

关键词:经验、互动、生长、早期阅读  

   

1.早期阅读之“问题现状”。1997年至2000年间,来自美国国家研究院的一个研究报告引发了一场国际间的早期阅读革命,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幼教界也开始逐步推广和发展早期阅读的教育理念,早期阅读作为一种新型的教学模式却因教师等对其不充分的理解和领会而落入传统教学方式的俗套,以传统的教学方式施行的早期阅读也随处可见: 1.在以绘本为主题的早期阅读中,教师作为阅读的引导者,把早期阅读局限在早期识字的范围内,绘本本身丧失了生命力和光彩,仅被当做一种工具和教材。2.阅读过程中,教师忽略了幼儿已有的经验,生硬的将绘本中的知识经验和生活经验灌输给幼儿,此时的幼儿不能自主的将已有经验和绘本经验联接,割裂了幼儿经验的连续性,幼儿也不能很好的理解绘本想说的“话”。3.早期阅读的过程中互动形式单一匮乏,经验不能有效的融入幼儿生活本身,阻碍了经验的生长和发展。  

传统的早期阅读教学往往围绕绘本,教师讲,幼儿听,出发点是绘本,归宿依然是绘本,绘本像是一个无声的操纵者和指挥者,教师是它的语言表达机器,没有对话只限于“倾听”,绘本传达的经验信息是零碎的没有生命力的,教师如何引导幼儿在早期阅读的过程中不断获得经验成长的能力?从经验出发,以幼儿为中心,依循经验成长的轨迹是有效早期阅读的一条可循之道。  

2.有效早期阅读如何进行  

1)有效阅读第一步:从经验出发,激发幼儿已有经验。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批判传统教育传授过时的死知识,以固定的教材形式提供给学生,教师照本宣科,学生死记硬背,教师仅仅是传授知识和技能以及实施行为准则的代理人,他主张一种进步的积极的教育应该培养学生的个性,强调从经验中学习,反对向固定不变的教科书和教师学习,学生应该不断熟悉和适应变动中的世界,反对固定不变的目标和标准。“经验”二字是杜威经验自然主义理论的关键字眼和中心。杜威关于经验的阐释赋予经验以生命力,经验不仅代表着经验的事物更代表着一种过程,它是有机体与环境,人与环境之间的交互作用。因此被赋予生命力的经验更标示着它的成长性,“每种经验完全不受愿望或意图的影响,每种经验都在未来的经验中获取生命力”。[1]杜威阐释的经验像是一个生命的链接,因为有了前一个经验的维系才有了下一个经验的成长,而这些经验不是独立成体的,他们是互相制约和交互作用的,这个经验亦像是不断抽出枝节的笋,前一个经验给下一个经验成长的动力而下一个经验又是经验不断成长的新的态势,在经验之内是一种交互作用,在经验本身之外,经验的对象和经验的活动与状态在交互作用着。  

在杜威看来一种经验的激发和成长需要前一个经验的铺垫和维系,在早期阅读中,幼儿自身还不完全具备从大脑中调出适合经验的能力,因此阅读前的经验把握显得尤为重要,这是一个联接的过程,从幼儿已有的经验出发或许不是最捷径的一条路但是却足够有效。  

在《是谁留下的痕迹》的阅读中,“谁”和“痕迹”是幼儿理解的重点也是难点,幼儿理解痕迹吗?他们知道痕迹是什么吗?如果没有阅读前的经验把握和联接,这本绘本拿到幼儿面前是突兀和陌生的。带领幼儿去一些名胜古迹,让他们亲身去摸一摸,去亲自体验“痕迹”,教师才会知道幼儿到底对“痕迹”的理解到达一个怎样的程度,也才会了解,幼儿是如何理解“谁”和“痕迹”之间的关系。从幼儿的经验出发,有这样一个经验准备的过程,就为阅读中经验的互动打下基础。  

2)有效阅读第二步:经验铺垫。并不是所有的幼儿在进行早期阅读之前都能具备所需的经验,教师在了解幼儿的经验的同时要提供能够帮助幼儿顺利阅读的经验。知识经验和生活经验是幼儿早期阅读的主要经验,知识经验主要是关于阅读的基本知识,生活经验是关于阅读主题内容的经验。与生活经验有关的经验主要包括关于人动植物场所器具、活动及其关系的知识运用认知能力解决生活问题的经历与各种经历有关的情感体验等等。与阅读有关的经验主要包括对图书和阅读活动的意义作用的认识对图示要素结构的认识对图画文字表意功能及其关系的认识对生活经验及图书内容关系的认识对图画表意符号的认识对常用字词的识别理解和运用对汉语字词结构和语法规律的认识对标点符号的认识对叙事说明等不同题材的认识,[2]等等。  

在《我砍倒了一棵山樱花》的阅读中,绘本以70年代儿童玩的游戏贯穿始终,幼儿不具备这个生活经验,此时,教师需要给幼儿提前做经验铺垫,教师可以让幼回家问问爸爸妈妈小时候都玩哪些游戏,教师在阅读中可以和幼儿分享自己儿时的游戏经历。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读本涉及的知识经验和生活经验很多,可能会同时有多个经验点是幼儿不具备的,教师就要选择那些对于阅读和理解绘本最为关键的经验。  

3)有效阅读第三步:经验互动。杜威提出的经验交互性原则具有指导意义,“这个原则赋予经验的客观条件和内部条件这两种因素以同样的权利。任何正常的经验都是这两种条件的相互作用。”[3]在杜威看来传统教育违反了交互性作用的原则,他们仅仅关注经验的客观条件而忽视了经验的内在因素。分裂这两种因素就如同将经验本身从整个生长体系中剥离。客观条件与内部条件的交互作用,便构成经验产生的情境。在早期阅读中,经验的互动可以在阅读前可以在阅读中也可以在阅读后,例如,在《是谁留下的痕迹》的阅读中,幼儿经验与绘本的互动可以放在阅读中,教师可以在幼儿了解了绘本之后,以游戏的形式激发互动,“我来做侦探”的游戏让儿童沿着图画中的“脚印”寻找脚印的主人,这是理解的过程,也是经验生长的一个过程,教师也可以组织幼儿在生活寻找那些留下的痕迹,让他们亲身去触摸和体验那些“痕迹”。在《是谁留下的痕迹》阅读后有位幼儿的父母就及时的反馈了主人翁豆豆在生活中如何发展关于“痕迹”的经验。   

豆爸(主人翁的名字叫豆豆)提议,走吧,我们一起下去寻找痕迹吧。于是,难得地,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到楼下去。  

外面在下雨,我们都没有带雨伞,所幸雨势不大。  

豆在前面,跳跃着,边跳边喊:“我找到喽,下雨留下了雨水的痕迹,建筑工人留下了房子的痕迹,灯留下灯光的痕迹。”  

我俩都不说话,由得他去发挥,一会儿,他看到地上有一小图标,停下来仔细看,一边看一边念:“煤气管钱!”(忍住笑,告诉他其实这是煤气管线,我们告诉了一下他,什么是煤气管线,为什么要设置一块地标),然后他又说:“煤气工人工作过留下煤气管线的痕迹。”继续往前,他被一根电线杆吸引了,上面用油漆刷成红白相间的色彩,他注意到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这油漆剥落的部分:“这里留下的是时间的痕迹。”……..  

边往回走他往想边说:“恐龙留下了化石的痕迹。”  

:“姓卞的人留下卞这些人的痕迹。”  

回来后,他开始画画,尽管画得没有人能看明白(他的绘画水平很好地继承了我,汗……),比如他画了一个方框里面写了个“1”,又另一方框里面写上了“14”,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是我攒了好多天的钱,攒到了1+14这么多,就是15元,然后一下子用掉了,买了一把圣道剑,留下了15元花掉的痕迹。(我在一边不动声色地偷笑)  

主人翁豆豆将在《是谁留下的痕迹》绘本中领会到的经验与生活中的客观环境不自觉得发生互动,这就是经验互动最好的例证,豆豆对“谁”和“痕迹”之间关系的理解比没有互动之前更深刻了,而且,在理解了看得见的“痕迹”后豆豆自发理解了看不见的“痕迹”,“这是时间留下的痕迹”豆豆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将看不见的“痕迹“潜移默化进自己的经验中。从看得见的“痕迹”到看不见的“痕迹”,这就是豆豆经验不断生长的过程。经验的生长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是内部条件和客观条件的交互作用给经验的生长提供了可能。  

3.以儿童为中心,与幼儿“内在经验”对话。杜威说“连续性和交互作用彼此积极生动的结合是衡量经验的教育意义和教育价值的标准,因而对一个教育者来说,产生交互作用的各种情景是他们随时密切关心的事。处在特定时间状态的人是参与交互作用的其中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是在某些可能的限度内可由教育者加以调整的客观条件。”[4]在杜威看来传统教育的弊病在于没有顾及创造经验的另一个因素,即受教育者的能力和目的,选择客观条件的责任,是同了解一定时间内从事学习个人需要和能力的责任连带在一起的,教师其中一个职责在于了解每一位儿童在早期阅读中的能力所在,很可能有些幼儿因为生活范围和层次的不同导致他们对同一个问题的理解处在不同的水平,教师有必要在早期阅读中将绘本的内容分层次的与儿童沟通,在《是谁留下的痕迹》中,有些幼儿只能理解到有形的“痕迹”,但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儿童就能理解无形的“痕迹”甚至一部分幼儿在家庭生活中已经理解了无形的“痕迹”和“谁”之间的关系,这就需要教师将绘本分出层次,第一层次是有形的“痕迹”,第二个层次是无形的“痕迹”,关注每一个幼儿已有的内在经验的同时又能提升一部分幼儿的经验,正如杜威所说:“客观条件这个词涉及的范围很广泛,它包括教育者所做的事和做事的方法。”传统模式下的早期阅读的弊端在于没有关注每位幼儿的“内在经验”,将绘本现有的经验无论深浅一股脑的灌输给儿童,班级内儿童间的差距拉大,为经验的成长造成阻碍。  

儿童的经验如同依附支撑不断成长的藤蔓,教师是提供支撑的那股力量,了解儿童的内在经验,遵循孩子成长留下的痕迹来促进他们的发展,儿童留下的“痕迹”也正是他们经验的所在,这股力量不是拉扯儿童经验快速的成长,而是给儿童的经验提供最适合的生长点和落脚点。  

   

参考文献  



[1][3][4]杜威.经验与教育[M].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89.  

[2]姚国辉.基于“经验”的早期阅读教学[j],幼儿教育.2009(10).  

   

作者信息  

邹梦雨:女,南京师范大学学教育科学学院前教育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儿童文学与语言教育、特殊儿童教育。  

联系方式:  

手机13914489971  

Emailzoumengyu1988@126.com  

通信地址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教育科学学院093041信箱09级学前教育专业 邹梦雨  

   

   

   

信息录入:匿名投稿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邹梦雨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6-2011 东方娃娃 www.dfw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通信地址:南京市高楼门60号 邮编:210008 服务信箱:dfwwbgn@126.com

读者服务热线:025-83609279 服务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7:00 主管: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主办: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有限公司 &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